织梦58,打造新闻资讯第一网!

帮助中心 广告联系

韩国赌场_欧普斯赌场官网_网上真人赌博的网址

热门关键词:

如是我見\春天裏看《過春天》\鍾林芝

来源: 作者:admin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3-25
摘要:大公网大公园

  圖:電影《過春天》講述另類題材的青春故事\ 資料圖片

  暖風拂柳百草綠,如今正是三月過春天的時候,而今天想說的這個《過春天》則是一部電影。一部關於青春的電影。

  我知道,在絕大部分觀眾眼中,倚靠網絡營銷生存的青春電影可以說是華語電影的一大吐槽戰場,眾多庸俗的情節一直為人們所詬病。青春題材似乎已經被定性成國產爛片的代名詞。但最近幾年,總會有些許華語佳作從這一題材領域中誕生─二○一七年的《嘉年華》、去年延期上映的《狗十三》,以及這部於三月十五日在內地開始公映的《過春天》。

  《過春天》從去年在多倫多電影節的首映開始,就在各大展映活動中受到影評界的廣泛好評,並參與今年柏林國際電影節的新生代單元,而更值得注意的是,這樣一部出色的電影作品竟然是女性導演白雪的長片處女作。電影的主人公是十六歲的單親家庭少女劉子佩(佩佩),她家住深圳,但在香港上學。作為一位成長中的懵懂少女,她的內心有着單純的願望──看雪。為了能夠與好友一同去日本看雪,她轉賣手機殼,在飯店兼職,尋求各種方式掙錢。而得益於她每日穿梭深港兩地的優勢,她最終參與了走私組織,成為了一名帶手機過關的「水客」。

  少女生活的一面是充盈着青春與躍動,少女的內心對於美好的事物有着天然的嚮往,這種嚮往不止於雪,也包括愛─電影中有一場男女主互綁手機的情節堪稱華語電影呈現懵懂愛欲的典範,兩人沒有接吻,甚至也沒有過多的身體接觸,但那份純美的情緒卻自影像中不斷蔓延。

  在我看來,走私的情節設定是電影在主題表達上選取的一個切入點,其目的在於通過這個走私小團夥營造出一個充斥着資本與社會氣息的成人世界,而少女在深圳的家庭環境也充當了同樣的環境設定,母親庸俗勢利,不會去關注佩佩的個人成長。導演將一名成長中的青春期少女置於這樣的環境之下,以構建出內在純潔與外部世俗的矛盾對抗。而在追尋這些事物的過程中,又不得不經歷成人世界的衝擊。社會與家庭的雙重困境促使着少女逃離現實的庸俗,但卻又將單薄的少女始終圍困於其中,而少女的天真與懵懂也從另一個側面為她帶去了更多的煩惱。

  影片中的走私團夥將成功過關的暗號定為「過春天」,而對於少女而言,她成功的過關,為自己賺取了旅行的費用,但屬於她的春天也已消逝。懵懂與天真讓她被成人的庸俗同化,促使了她與好友的決裂,而她所嚮往的美好、純潔的白雪,也最終化作幻想中的泡影。

  這部電影的成功之處與《嘉年華》和《狗十三》類似,都刻畫出青少年成長過程中所面對的普遍的現實困境,借個體困惑突顯群體困惑,表達出強烈的問題意識。而這些電影作品還有一個共同點─它們都因題材尖銳而對影片內容作出了妥協,但導演又都很好地削弱了這種妥協對於電影內涵表達的影響。《過春天》中的犯罪團夥最終突然被抓獲,並出現了極具魔幻現實主義的字幕說明。少女面對的困境似是突然瓦解,但影片用一組蒙太奇的鏡頭暗示了少女困惑與煩惱的延續,而在結尾戛然而止,留存希望。私心以為這樣的處理恰到好處。

  總而言之,看過了《過春天》以後,我再次欣喜於中國當代的電影創作者依舊能創作出優秀的現實主義作品,也同樣欣喜於眾多青年女性導演的出色表現。希望在這個華語電影的春天裏,能看到更多的美好花朵得以綻放。

责任编辑:admin

百度新闻独家出品

新闻由机器选取每5分钟自动更新

手机:1885712713 邮箱:89894440901@qq.com
联系电话:010-8888888 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