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58,打造新闻资讯第一网!

帮助中心 广告联系

韩国赌场_欧普斯赌场官网_网上真人赌博的网址

热门关键词:

這些老前輩\董樂山:自由呼吸\李 輝

来源: 作者:admin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4-30
摘要:大公网大公园

  認識董先生很早。一九八四年前後,我在《北京晚報》編輯「五色土」副刊。這一年,我開設「居京瑣記」欄目,邀請居住北京的五十歲以上的文化界名家來寫他們的日常生活,並約請丁聰先生為文章配圖。

  翻譯家裏面,我約請了葉君健、羅大岡、王佐良、董樂山。董先生寄來他的第一篇「居京瑣記」,題為《問路》。文中董先生談到所住的團結湖小區道路難尋一事:

  凡是初到北京的人,不論是旅遊的,還是辦事的,每天出門第一件犯愁的事,就是問路。不僅外地人是如此,就是像我這樣居住北京達三十五年之久的「老北京」,也越來越為問路感到發怵。

  ……

  可如今不同了,即使你看準了一身打扮、氣度準是老北京無疑的人,上去一打聽,十有八九他也會搖頭。我在團結湖附近住了已有五年之久,每天還到郵局報攤轉悠轉悠,可是至今還沒有搞清楚團結湖路、團結湖北街、團結湖北頭條究竟是怎麼分的。儘管路口上豎有一個齊二層樓高的大地圖,但很多人都說越看越糊塗。

  巧的是,三年之後,我就調到金台西路二號《人民日報》,就在團結湖小區附近。相距不遠,走上十幾分鐘,就可以到他家,交往也就越來越多。

  董先生不喜歡外出,大多時間是在家裏翻譯,撰文。偶爾有外地朋友來,小型聚會他才參加。聚會時,大部分時間他聽別人講,很少主動說話,一個並不健談的人。但如果有什麼問題請教,他則會娓娓道來,從不讓人失望。我常說自己是個幸運的人。從英語學習來說,大學期間,賈植芳先生鼓勵一定要翻譯。到北京後,兩位前輩蕭乾與董樂山一直鼓勵我學習英語、繼續翻譯。

  在當代翻譯家中,我非常敬佩董先生。他把翻譯的選擇與對命運的感觸、對歷史的關照,緊密聯繫在一起。他所翻譯的各種不同的史著、回憶錄、小說、理論著作,與他的所寫書評和雜文,構成一個整體,將他作為一個知識分子在當代中國所發揮的獨特作用表現得美麗無比。得知董先生患病,一九九七年一月前往家中探望,他送給我剛剛出版的譯作《西方人文主義傳統》。回家拜讀,為《讀書》雜誌撰寫了一篇書評《仍在流淌的河水》,在董先生的譯作中,讀「自由」這條從未枯竭的長河。

  最近十多年,我在《收穫》雜誌上開設「封面中國」專欄,寫美國《時代》關於中國的敘述,得感謝董先生的推薦。一九九七年,得知他患癌症,前去探望。他對病情說得很淡,站起來,從書架上遞給哥哥董鼎山先生剛剛寄來的一本書《China Hands》,作者Peter Rand(彼得.蘭德)。董先生對我說:「這本書你可能會感興趣。你要是翻譯,我可以幫助你。」

  不到一年,董先生住進了協和醫院,從此再也沒有回家。一直難忘最後見到董先生的情景。聽說他又住院了,我去看他,他的侄女專程從上海趕來,在一旁照顧他。這是他一年內的再次住院。與前幾次住院情況大大不同,這一次他只能躺在病床上握着我的手。手無力,人瘦得不像樣子,臉色發暗。他有許多話想說。我告訴他,我正在翻譯《中國通》這本書,並且通過你的哥哥董鼎山先生,與作者彼得.蘭德取得聯繫。他很高興。我說,有些老上海的地名和英文報紙的名稱不清楚。他說可以來問他。怎麼能夠拿這樣的事情打攪重病中的他?他說不要緊。

  幾天之後,董先生走了。生於一九二四年的他,才七十五歲。儘管已有心理準備,但仍讓人難以接受,好久我都不能相信這是事實。他還有許多選題在做、想做。假以天年,他肯定會翻譯出和寫出更多更精彩的作品。如今,只能留下永遠的遺憾。

  董先生去世不到一個月,蕭乾先生也在一九九九年二月十一日離開了。兩位給予我很多幫助的前輩,短短的時間裏相繼離去,心底的悲痛與淒涼,可想而知。

  董先生去世的一年之後,《中國通》翻譯完畢。也是在這一年,我完成在病床前對他的承諾,為他編選一套四卷本《董樂山文集》,由河北教育出版社於二○○一年出版。謹以這套文集,為董先生獻上心香一瓣。

责任编辑:admin

百度新闻独家出品

新闻由机器选取每5分钟自动更新

手机:1885712713 邮箱:89894440901@qq.com
联系电话:010-8888888 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