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58,打造新闻资讯第一网!

帮助中心 广告联系

韩国赌场_欧普斯赌场官网_网上真人赌博的网址

热门关键词:

飲食男女\五月吃槐花\余 靖

来源: 作者:admin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5-20
摘要:大公网大公园

  圖:槐花餅正是五月當季美食\資料圖片

  吃花這件事兒,對現在的年輕一代來說或許太過附庸風雅,以至於聽起來顯得有些不夠接地氣甚至不美味。可是對我這一代人而言,許是經歷過物質匱乏的時期吧,又或許是讀過的文學作品裏有不少都提及過吃花這件事兒,以至於在我眼中,一年四季的不同花種都有它們的吃法。

  記得老舍先生有文章叫《吃蓮花的》,說自己養的兩朵亭亭蓮花,被友人要油炸了吃,一番文人雅意沒變成詩文,倒成了肚裏的美食。看後大笑,心想,這才是花朵最好的歸宿,一點也不俗氣,有啥比抵達舌尖的感覺更能體悟花朵之妙呢?

  吃蓮花自然是七八月份,盛夏時節的事,現下這初夏的五月,能吃的花當屬槐花了。

  槐花開的時候,一串串的白花瓣舒展開來,壓滿枝頭,清甜的香氣瀰漫在空氣中。風吹過,細細的枝條彷彿負擔不了那一樹的花穗,使勁擺動着,想要趁勢將它們吹落,吹着吹着還就真的吹落了一地。這個時候總是特別想回家,想吃母親烙的槐花餅。

  物質匱乏的時期,也是野味最多的時候。村莊周圍、胡同裏,農家的院子裏,都會種下槐樹,因為槐樹的花可以吃,槐葉可以餵羊、餵兔子。小時候的我一向不喜雜糧,卻獨愛用槐花烙的餅。

  通常,一場春雨過後,槐花便會開出花苞,到了初夏是便恣意開放。短暫的欣賞過後,就是農家人的豐收季,早上繁華勝雪,晚上美味佳餚。從第一枝槐枝落地,便似乎響起了號角,村莊內外此起彼伏地響起了人的呼喊和樹枝啪啪的斷裂聲。那一段時間鄰里串門,手裏拎一袋子槐花或煎好的槐花餅是常有的事。

  烙槐花餅的時候,母親必不會讓我幫忙,火大了會把餅烙糊,槐花卻還沒熟,火小了烙不出香味和酥脆。我只得蹲坐在廚屋門口,看一會鏊子,看一會灶底的火光,看一會忙活着的母親。母親於廚藝一行談不上擅長,但是幾十年的一日三餐,也讓她積累了豐富的經驗,做出的麵食要遠勝於家常菜,對於火候的把握也讓我時時驚嘆。恰到好處地填下最後一把柴,等火苗熄滅,餅也就熟了,揭開蓋子,熱氣騰騰。我則急匆匆地轉身去拿了盤子,等在母親身後—剛出鍋的槐花餅最好吃,麵的香氣,槐花的甜,酥脆的口感,咬一口噴香,從胃暖到了心裏。那是我關於初夏的記憶,也是關於母親的美好記憶。

  如今,我也已經為人母,也開始學着為兒子做飯烙餅,這一抹屬於槐花的吃客情懷,也因此得以延續。

责任编辑:admin

百度新闻独家出品

新闻由机器选取每5分钟自动更新

手机:1885712713 邮箱:89894440901@qq.com
联系电话:010-8888888 地址: